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与君离别意 cp(言和x星尘)

*伤心的学霸尘,和她的温和善解人意的老师言
*小甜饼

       星尘拿着明信片不知道该说什么,相片里墨色的背影凄凄惨惨戚戚,映在她水雾氤氲的眸子里,模模糊糊、影影绰绰地晃悠,破碎得形单影只。
       周遭同学不知道她低着头是为什么,也不好去问。这只落单的孤雁!只有晚霞在天边铺开,悲凉地晕红了一滴莹莹坠下的泪。
     “我要辞职了,去到大学里教书。”言和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说,伸手递过来一张明信片,手腕上的红玛瑙嫣嫣一串霞色,“在这张明信片上写字吧,像你们同学之间一样。”
       星尘呆滞地接过明信片,言和的青眸盈两眼的浮光,鸦睫忽地一扑,闪碎她的心。
       走在学校寂静的回廊里,翻过那张明信片,是一张照片,日光反射在光滑平面上耀目,把照片上的人渲染得圣洁而灿烂。
       那是她和言和的合影,绝妙的画面让人不得不称赞摄影师的技艺灵怪。拍照的是乐正绫,她想起来了,言和的同事,班上的数学老师。照片里夕日欲颓,归鸟残花都被定格在这璀璨的一瞬,浸透了迟暮的金光。背影所属的两个人走在花间,高点儿的白色短发女人是言和,穿着墨色的衣裳,纱裙裙角被和风掀起,飘飘渺渺的柔顺,散开如同墨汁滴入净水。星尘惯例的浅紫色长发飘在风里,云纹的长裙包裹她的腰身,生生一缕仙气。
       泪珠滚滚滑落,一滴落在相片上,圆润地放大了一小片。星尘泪眼朦胧中瞧见了泪珠里的景——那是言和温暖的手牵起另一只冰凉的手。这小细节经水一放大变得意外清晰,星尘本就漾波的目中更添支离。
        她脑中无字,伸手把明信片夹进文件袋,啪一声合上不再瞧它。洛天依过来找她对答案,小姑娘看见星尘泛红的双眼吓得丢掉手中的纸,掏出手帕来问东问西,拍拍肩膀抓着手,说要不要让阿绫也来我们一起玩玩。
       她摇摇头,说你陪我吧,对对高考答案,明天大家就各奔东西了。若是乐正绫过来见自己这幅模样准要告诉言和,她还不想让言和也晓得这番心绪。
       志愿表发下来,她第一志愿填了国都的B大,没什么犹豫。她知道她准能考上。
       表格又递上去,言和收的。玉葱一样的手指轻捏着纸张,目光迅速扫过内容,随后便离开。是迷糊还是怎么,星尘隐约听到一声轻笑。
       下午回家前通知说晚上有聚会,是毕业前大家的聚餐。星尘默默地坐着不说话,任由妈妈给自己打扮。妈妈忙碌着,手上发卡口红桃木梳变换,星尘抬眼看看镜子,一个美得超凡的陌生姑娘。皓齿朱唇,瓠犀之颈,凝脂之肤,双目若明湖。她只心里叹,女为悦己者容,如今容姿楚楚动人,悦己者将离。
       宴席喧闹,人声盈耳中星尘四处环顾,不见那青眸白发的高挑身影。持一杯冰水晃上露台,远处灯火阑珊,一片市井繁华,心底孤灯明灭,光圈黯然。不禁又欲落泪,自此就要长相思了!故乡,母校,一切温温暖暖的人事物,还有言和。
       难受得想要咯血,心被别离绞得生疼。她想起高三刚开学的初遇,这个年轻的老师从她的母亲那里接手这个最优秀的班,蓝白条纹的制服上衣勾勒出成熟的曲线。她在梧桐树下微笑,唇角牵着一弯柔和。
       她们在夕阳下牵住了手,虽然只是一瞬,却教乐正绫拍下。
       言和在课堂上叫醒昏昏沉沉的她,离她实在太近了以至于那双薄唇的触感几乎贴在额头上,鲜少表情波动的她红了面颊。
       模考,她惨败,进入高中以来的最低分,殷红的叉交错的卷子被她平铺展开在言和面前,托着言和温柔的目光与一句轻轻的“没事,我相信你”。
       言和手制的酸梅汤加了蜂蜜,酸酸甜甜地润泽少女青涩朦胧的爱恋,同桌眼巴巴地瞧着星尘小口呷汤,十几个字便教星尘托碗的手轻微晃动:
    “言老师好喜欢你啊,亲自给你做酸梅汤诶。”
       言和家里的幼猫儿爪子软软嫩嫩,明明毛色白得纯正没有一痕斑点却听言和唤道“小星星”,她心里奇怪得很,言和叫那猫儿去,怎的像在叫她。
       言和给她补课,为她批改的每一份作业除却分数日期还有个小小的心形。
      考试前言和趴在考场窗口朝她一笑——就像那天在梧桐树下,那个同样温柔的微笑。
    “抱歉,老师。”慌张赶路的孩子碰翻了老师的一杯酸梅汤。
    “没事。”老师笑了,眉眼弯弯如月。
      找不到了,她想。回乡也找不到,联系方式总要换,住址总要换,这一番浓情终是要被夏风吹散。她饮尽冷冷的清水,欲还回杯子,却听台上有人发话。
    “请同学们马上到室内来,有重大的好消息要宣布!”
       乐正绫的声音。
       星尘顺着学生们走进屋内,空调正对着她,凉风掀起颊边发丝七八缕。她望着台上,乐正绫一袭红裙,麻花辫长及尾椎。
    “班主任言和,言老师,凭借一篇奇特的博士论文,被B大聘为教授,下半年就要去国都上课了,大家恭喜!”
       学生一片惊呼,随后欢腾起来,四处寻言和准备庆贺着。星尘呆立在原地,双目失焦,惊喜如同涨潮的海水,涤荡着先前的悲伤。
       她几乎想要跳起来,太过幸福与激动使她理智近失。然而最终抑制住自己,又端起一杯冰水走到露台去了。
     “小星星。”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星尘身子僵了一下,木然地回头,背后那人白发青眸,莞尔一笑。
     “中午忘了告诉你,我要去B大,我们可以在同一所学校继续了,小星星。”温柔的手擦拭星尘眼角的泪,“为什么哭啊?眼睛红扑扑的啦。”
拥入一个温柔的怀抱里。
     “我陪着你哦。”
     “好。”
     “我喜欢你哦。”
     “我也是。”

评论(1)
热度(15)
什么时候屏幕后的她能真正地和我说话呢?哪怕一句也好……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