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双龙组】青城

这个太太超棒,超棒的!

雨兒成霓丶山风作岚:

一篇不是很旧的旧粮,微博上看过的小可爱就绕——道——吧——~~
此路——不通——哦——(超大声)
我们这里终于听得见蝉叫了●v●
青城是根据我生活的城市虚构的。
正文↓



    那座通向往生的桥,在某个时刻,走过了一个妖。
    不过一碗苦药汤,便抹去了几百年的羁绊牵挂。
    来生一词,太过渺茫,荒不喜欢这种朦朦胧胧的东西,却发现,自己除了随之一同陷入朦胧,竟没了别的法子。
    于是这城,傍海的青城,朦胧着,成了座雾城。


1
    在青城,不到七月,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夏天。
    青城是个傍海发达的城市,温度总不热又不冷,当别人被高温蒸成了一条咸鱼干,青城的人却还穿着长款风衣有说有笑;在新闻播报全国各地大雪纷飞的时候,青城的人却还是穿着那件长款风衣,在路上跑着跳着去踩枯败的落叶。
    这就是青城,一个到了冬天夏天就会成为旅游热点的神奇城市。
    一目连就生活在青城,他很喜欢青城,甚至在别人扬言考清花杯大的时候,他却还是想呆在青城。
    因为舒服。
    上了高中之后,在高二分班后的第一学期,一目连却说什么也要考到外省。
    因为同位是个gay。
    不过是初见,一目连就下意识觉得对方不是什么善茬。
    同桌看起来是个放荡不羁的性子,这主要体现在他张扬的发型上,发尾上翘着,像是一目连小时候画过的弯弯月亮。
    他的眼生得细长,同一目连天生的杏眼不同,有时候二人碰巧对视,一目连的视线总忍不住停在他的眼上,又慌乱错开。
    他的眼神,就像一只饿极了的豹子。
    一目连低头在纸上沉默地写下这几个字,又像是生怕谁发现似的迅速划去。


2
    “要毕业了。”
    昏昏欲睡的夏末黄昏,数学老师在黑板上写着复杂的解题过程,忙着记笔记的一目连冷不防被荒戳了下,趁着歇笔的间隙疑惑地看着他。
    “哪里要毕业了,我们不是才刚刚上高三吗?”
    荒只是看了一目连一眼,又低下头写着步骤,笔尖扫过米黄的纸,在刷刷轻响中给纸张涂上纯黑的纹路。
    荒总是这样,一目连觉得这家伙可能天生就喜欢故作高深,半天不说一句话,说了又不一定能听懂。
    一目连甚至怀疑荒刚开学拉开椅子坐下对他说的第一句话的可信度。
    “我是个同性恋,我喜欢你,一目连。”
    荒的声音不大,恰好保持在自己能够听见别人又不会察觉的范围,半含气音的话轻飘飘落进一目连的耳朵里却像一个重磅炸弹,吓得一目连险些就跳起来。
    在得知荒也要考青城大学的时候,一目连就果断放弃了留在青城的想法。
    然而从说完那句话之后,荒却再没什么异常的举动,该怎样还是怎样,一目连也就放下心来,人生规划表上还是填着青大二字。
    青城多好啊,而且荒也很喜欢青城大学,到时候去那里还有个照应,总比没有认识的朋友强得多。
    至于那句没头没脑的告白,八成是这个同位搞的恶作剧吧。
    下课铃总是猝不及防地打断老师的粉笔字,老师转回身来,撑着讲桌简单总结几句,就抱着教案走出了教室,身后跟着一群拿着辅导书的学生。
    一目连简单收拾了一下桌面,拿起错题本正打算去找老师,却听到身后荒的声音。
    “一年很短的。”
    一目连回过头来,在意识到这家伙是在回答他刚刚的问题时,半含着笑意看着荒。
    “再怎么短,也不会明天就拿到录取通知书。”
    说完,一目连才意识到老师八成已经走远了,也没心思去和荒继续讨论时间问题,低头看了一眼表就冲出教室,像是追逐风筝的孩子。
    荒撑着胳膊,看着一目连小跑着离开教室的背影
    “一目连,我喜欢你。”
    这是荒第一百三十八次,对着一目连的背影无声地说着这句话。
    暗恋总是甜蜜而神秘的东西,对于两个人都是这样,可到了荒这里,却成了对他自己恒久的折磨。
    他把喜欢藏得太深,以至于对方察觉不到一丝一毫。


3
    “荒,麻烦借我点水。”
    学校里忽然停了水,连小铺里的瓶装水也被一抢而空,一目连晃了晃荒的水杯,询问着对方的意见。
    “嗯”
    荒看也没看,视线还停留在手上的单词本,发出一个简短的鼻音。
    一目连这才打开水杯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一些,又递还给荒。
    荒从一目连手里接过自己的杯子,那里面的水似乎并没有少多少,荒抿了抿嘴,又把一目连的水杯拿过来,倒了大半进去。
    “喂……”旁边响起一目连欲言又止的声音。
    “我一个人喝不完。”
    你瞧,荒又这样,简单利落的堵住一目连的话,让人找不到什么理由去反驳。
    上课铃响了,课代表拿着一摞卷子走进教室,一目连只来得及说一句谢谢,又赶忙从前排同学的手里接过试卷。
    “好感值+1”
    荒在草稿纸上写了这么几个字,又偷偷划去,从一目连那里拿过自己的卷子写上名字,认真地圈画着题干。
    做题的间隙,一目连拧开水杯喝了一口,侧眼看着荒认真做题的侧脸。
    心里似乎被什么挠了一下,痒痒的,就连喝到的凉水也变得温热起来,甚至还带着清冽的甜。
    “绝对不可能是喜欢的。”
    一目连下意识在草稿纸上写了这句话,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整张脸变得通红,用马克笔把那句话涂得严严实实,甚至连纸张都被笔水泡软,裂开一道口子。
    怎么会突然联想到喜欢这个词?明明都是男生,究竟自己是有多糟糕才会对荒有这种小女生似的情绪!
    于是,那天的卷子,一目连险些没做完。


4
    一年四季,大半轮回过去俨然到了第二年的初夏,毕业这词就如荒当初所言,近在咫尺。
    高考的前一天晚上,一目连鬼使神差地拿起久不曾用的手机。
    “在吗?”
    一目连发了条消息,等了一阵,又把屏幕锁了起来继续复习。
    对方平时就不常上线,如今到了高考前最紧张的时刻,又怎么会看到自己的消息呢?
    从最初就一直觉得在自作多情的一目连,又一次嘲笑了自己的举动。
    出乎意料的,手机响起了提示音。
    “在。”
    荒捏着手机,另一只手转着中性笔,却有些不稳,笔头戳在手上留下黑色的印记。
    他会说什么呢?荒有些克制不住地期待着,卷子上的最后一道选择题被他随便写了个A,那是他最开始就排除的错得离谱的答案。
    一目连沉默了一阵,手指在屏幕上敲击了很久,又被一个死死摁住的删格键清个干净。
    “一定要一起去青大报道。”
    荒手里的手机短促地震动了一下,看到一目连如此简单的话之后,无可避免地叹了口气,指尖轻动回答着。
    “好。”
    然后,便是一夜安眠。


5
    最后一门考试马上迎来尾声,教室外的哨声清亮绵长,一目连将答题卡翻过来,一个个对比试卷上的答案。
    手里的笔随意地滑动着,等到一目连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在写满字草稿纸上写了一个不易分辨的“荒”字。
    一目连盯着那个字有些出神,又偏过头看着窗外。
    下雾了。
    青城傍海,虽然气候宜人,可就是潮气太重,一年四季天天下雾,动不动就看不清高楼大厦的脑袋上挂着什么广告,这可苦了那些费尽心思宣传品牌的老总们。
    “无论怎样,绝对不会让你迷路,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
    雾里似乎是传来了这么句话,声音同荒无二,一目连吓了一跳,又笑了笑。
    荒现在还在那边考试呢,又怎么可能会在自己身边说话呢?
    高考永远是以那个不变的铃声作为结尾,老师收走了卷子,周围的考生三三两两说笑着离开考场,一目连也随着人流走了出去,却不急着离开,透过窗户看着窗外的景色。
    已是到了夏天的时候,树叶呈现出青翠的绿色,或浓或淡地装点在树上,天空是漫无边际的白,像是一张还没动过的草稿纸,又或者是捏在手里的进口橡皮,雾像是云的轻纱,一层一层轻薄地拢住整个世界,给世间万物带去朦胧。
    就好像是他和荒的感情一样,分不清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只知道每次触碰都会带来难以言喻的甜蜜。
    喜欢着荒吗?
    一目连这么问着自己,却只能得到一阵沉默。
    “走了。”
    身边响起熟悉的声音,一目连转过头去,看到荒正拿着准考证看着自己,唇角勾出一个浅浅的笑。
    当然喜欢啊!
    心底似乎有个小人,声音轻轻小小的,却在固执地重复着那一句话。
    一目连和荒并肩走着,脚步声渐渐重合在了一起,在嘈杂的楼道里无言地行进着。
    远离繁华的静谧的爱,无论有没有喝过那碗汤,都不会有所改变。


6
    “一目连。”
    荒的声音沙哑而沧桑,褶皱的手握紧病床上的手,斑白的发丝早就不再同少年时那般会翘出小巧的尖,剪得短短的,像是一茬刚割过的麦子。
    而对方还躺在床上,纯白的床单,纯白的被子,白得太耀眼,带来一种随时都会消失的错觉。
    “怎么了?”
    病床上躺着的人依旧那般沉静,一如初见,他的手背上还扎着针,声音也带着些苍老。
    时光带走了他们很多东西,比如青春,比如活力,比如英俊的脸庞,却偏偏带不走他们的爱。
    脸上爬满皱纹,发丝从乌黑蜕变成雪白,眼眸也不复明亮,变得浑浊无神,耳朵也背了,骨头也老了,相贴的心意却从未分离。
    高考之后,荒就在临时休息的旅馆走廊里吻了一目连,两个人的房间都在走廊尽头,吻也只是蜻蜓点水,所以没人发现。
    从那之后,一目连就不得不正视他和荒的感情,最后只能挫败的承认,不光荒是个同性恋,自己也是。
    爱情都有保质期,过了保质期就会变质,可惜荒和一目连的感情是酒,越陈越香,恨不得变成传说中的82年拉菲,珍贵得不容一丝亵渎。
    他们去欧洲结了婚,一路风风雨雨,竟也爱到了风烛残年的现在,携手见证了青城五十几年的喜怒哀乐。
    医生说,病床上的一目连怕是挺不过今天,荒就赶了过来,明明自己也是一身的病,却说什么也要亲力亲为地照顾他。
    今天荒的精神头格外足,一目连也是,荒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于是简单交代了一下亲友关于二人的后事问题。
    荒曾梦到过自己的死期,就是像现在这样,他在黄昏里慢吞吞地削着苹果,一目连半倚着床看着他笑,然后捧着虾仁馄饨一口一口喂着面前的爱人。
    “一目连。”荒叫着一目连的名字。
    “我在。”
    荒笑了笑,两双粗糙却温暖的手交叠在一起,传递着彼此的心意。
    “如果有下辈子,我们还要在一起。”
    “好。”一目连咧开嘴,笑弯了眼角的皱纹,“我们还要去考青城大学,到时候,你还要宠我,我还要守护你一辈子。”
    夜幕降临,厚重的雾落在叶子上,凝成一滴滴水珠,顺着叶的脉络滚落下去,像是雨一样将地面打湿。
    “睡吧。”荒说,“咱俩都睡,累了,该休息了。”
    两个人笑着闭上了眼。
   
    生在雾里的青城,爱在雾里的青城,就连死,也在雾里的青城


尾声
    “回来了?”阎魔头也不抬,手上的笔还在生死簿上写写画画。
    “你俩还真是好兴致,在人间逗留了八十年。”
    “人间的生活怎么可能值得神明驻足?”荒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又拉着一目连走下奈何桥。
    “今天我和一目连还有事情,关于人间的问题改日再叙。”
    荒和一目连向阎魔告别,就径自离开了冥界。
    “真是嘴硬。”阎魔倚着身后的云,慵懒的把玩着自己的指甲。
    “人间种种,即使尽数忘记,可那些加诸心中的喜怒哀乐又怎会消除?即使是荒大人,到头来还不是逃不过一个情字?”
    当初该去人间的本来只有一目连,可荒不放心,硬是跟他一起入了轮回,阎魔判官吓了一跳,忙了好一阵子才把乱来的神明大人搅乱的生死秩序重新拨正。
    “无论怎样,绝对不会让你迷路,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
    奈何桥边,踏入轮回的前一刻,荒执起一目连的手深情款款地说着情话,耍了一手好帅,气得阎魔险些折断手里的毛笔。


    如今重新做回妖怪,在人界的所见所闻就会被彻底消除,这同做人时不记得自己曾经为妖是一个道理。
    妖怪的爱是永恒的,人类的爱却跨越了生死,各有各的浪漫,但想要做人做妖都彼此相爱,只能企盼自己是那万里挑一的有缘人了。
    “荒,我们去哪里?”
    “青城大学。”
    曾经的曾经,荒和一目连站在青城大学的门口,两个人拿着录取通知书,一个明知故问,一个又配合着含笑回答。
    现在,两个人还是站在青城大学的门前,海风吹过来,扬起他们的发丝。
    一目连抬起手,金色的妖瞳盯着四周的朦胧。
    “下雾了。”

评论
热度(51)
  1. 行有余力则以学文霓岚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太太超棒,超棒的!
什么时候屏幕后的她能真正地和我说话呢?哪怕一句也好……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