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文艺三十题–其三 夏与蝉与风铃 (堀哥视角的国服胁差)

无cp和谐友爱向

ooc
有常识错误xxx
堀哥视角
欢迎阅读


3 夏与蝉与风铃(国服胁差)
  窗外蝉声高鸣,燥难应,忽闻檐下风铃。
  “又是一个夏天啊……”
  堀川国广停下针线,抬头看向窗外,那里站着一片蓊蓊郁郁。
  这种时候本丸中的树林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啊。
  他用剪刀轻轻绞断棉线,缓缓将手中衣物叠起放在案上。希望下次出阵青江君和浦岛君莫要再划破衣服。
  “骨喰君鲶尾君回来了哟,去迎接一下吧。”物吉贞宗打开房门,摘掉帽子扇扇风,“这么热的天还去远征,辛苦他们了。”
  烛台切君应该做了兄弟俩喜欢的菜式吧,只是鲶尾君的衣服还没补好,堀川想,总之先去帮他们抬回资源好了。
  廊前檐下有一串风铃,大贝壳穿了孔用细线挂住小贝壳,是那次从海边回来时乱藤四郎做好送给两个哥哥的,风一吹就会晃,磕碰在一起叮铃叮铃响,听着心神舒服。
  取得了大成功的兄弟俩却并不是那么有精神,毕竟扛着几箱几箱的玉钢走在骄阳底下也十分不适。堀川把木箱堆在仓库,一抬头看见物吉贞宗从厨房端了六碗面条,用大托盘载着颤颤巍巍走过去,鲶尾骨喰赶紧去帮忙,堀川看着三个人一人端两个瓷碗还是不稳当,笑了笑跑上前,从几近摔倒的鲶尾手中接过一碗。
  这种香味真实使人感到双倍的饥饿啊,他低头看着面条上翡翠块一样的葱花。
  “不愧是烛台切君。”他说。
  鲜香融化在高热的风中,抚摸着少年付丧神的脸颊,缭绕在树梢,蝉吮着树汁,高亢地喊那亘古不变的曲调:“知了,知了——”。
  叮铃叮铃……檐下风铃荡,枝上夏蝉响。
  堀川抬头,看见那串风铃,他伸手去碰,撩动最底下一排贝壳,带着海中淳朴色泽的软体动物的伞,相互碰撞激起雪浪。
  叮铃叮铃……
  “知了知了——”
  迎面走来浦岛虎彻和笑面青江,才干完农活儿从田里回来,俩人一手拎着铁锹一手攥着朵花,顺手插在堀川鬓角。
  堀川轻轻碰碰那两朵小花,看着浦岛和青江的笑脸哭笑不得。
  “这是补衣服的谢礼!”
  骨喰置碗,鲶尾安箸,六位付丧神一道团坐在案边。
  “我开动了。”
  下午,让大家一起也做几串风铃吧,堀川想。
  蝉还在叫,顺着风夹着叮铃叮铃。

感谢阅读,祝食用愉快(*๓´╰╯`๓)♡

评论
热度(6)
什么时候屏幕后的她能真正地和我说话呢?哪怕一句也好……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