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文艺三十题–其九 碎花帘 企灶

原题碎花窗帘,这里稍作改动
出自碧蓝航线的企灶,企业x女灶神
ooc慎
写得有些烂尾的一篇
短小,甜的
欢迎阅读

9 碎花窗帘(企灶)
  企业把目光上移,跳开恼人的电脑屏幕和堆叠整齐的公文,迎上一片可爱的光影碎屑,小小的梅形,红花蓝底儿颇有些东煌味道。
  这窗帘还是女灶神给她选的,那时候逸仙领着白鹰外交观光团把京城翻了个底朝天,把这老古城从头到尾看个遍,结末选纪念品,女灶神什么也没要,单是要走的时候,她看见这款布匹,拽住了企业的袖口。
  “企业,我……”
  她话还没说完,企业已经把钱放在了柜台上,朝着那匹布扬了扬下巴,掌柜的会意,忙包了货品恭恭敬敬放女灶神面前:“两位小姐这眼光真不错,这布料质地上乘织工精良……”
  企业笑着断了他的恭敬,抱了布牵着女灶神离开。
  回白鹰的那天晚上,她们坐在阳台上闲聊,企业说那匹布是来做什么的。
  “我们那套新的房子不是还没装修过么,我看那书房的桌子正对着飘窗,做个窗帘吧。”
  “这么好的布,做窗帘岂不可惜。”
  女灶神笑了,弯弯的眼里亮着光:“不可惜,那布被风吹着飘起来,多好看啊。”
  那布太宽太长,做了书房窗帘,竟还能截出一段来做厨房的门帘——又是偏东煌风格的布置,大黄蜂看着那块门口飘动的碎花布莫名其妙,逸仙噗嗤一笑,企业什么也没说,看着女灶神娇小的身形儿忙忙碌碌,踩着凳子颤颤巍巍把布挂到门上,嘴角一勾走过去抱她下来,她惊呼一声挣扎一下,柔软的发丝轻抚自己耳畔,痒丝丝的。
  女灶神不会做饭——当年约克城大黄蜂也为此惊讶过——她家务事样样拿手,唯独下不得厨房,企业却正是约克城三姐妹里厨艺最善的一位,加之女灶神的病患求诊不断,于是两人之间从来都是企业拿锅举铲子,系着便利店里送的粉红色围裙忙活忙活等女灶神回来。
  或许女灶神不用剩余的布匹做衣裳而用作厨房门帘,也是这个道理。
  她眉眼温和笑靥姝娈,端着瓷盘身段微弯,纤纤素手撩开碎花门帘,这模样不知为何在女灶神心里飘了一片碎花屑荡了一圈圈涟漪。
  女灶神愣愣地看着她。
  企业走上前去吻她,一下给人从“美貌企业在线撩门帘”的幻梦中惊醒过来,脸颊镀一层夕阳,由着企业捉弄她的唇齿,心跳加速不知所措。
  她们在飘窗前谈天,她们说病患夫妻的生死相恋,说港口海军士兵的可爱婚礼,说那个追不到女朋友的笨蛋下属,说那个街角的花店女老板(女灶神为此流露出一点儿醋意),女灶神的手不知不觉搭上那匹布,一下下顺着,企业的手也不知不觉搭上她的发旋儿,一下下顺着。
  她轻抚悬在书房飘窗上的碎花窗帘,春风送它飘起来,携着万物生气。
  她轻嗅悬在厨房门框上的碎花门帘,柔荑把它掀起来,携着灯火阑珊。

谢谢阅读,祝食用愉快(*๓´╰╯`๓)♡

评论(2)
热度(17)
什么时候屏幕后的她能真正地和我说话呢?哪怕一句也好……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