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琴瑟在御(k漏·狮鼠·局路)(三·k漏part)

夜色渐浓,华灯初上,公爵的城堡里,自然是灯火辉煌,一场王公贵族们参与的舞会,正在这里举行。娇媚的太太们和自己英俊的舞伴在一起起舞,穿着干净整洁的礼服的侍者们不停地为他们端来高级美酒,大厅的一侧几位著名的演奏家正演奏起流畅优美地舞曲。整个大厅里一片热闹的景象。而从大厅的侧门离开,穿过长长的走廊,经过一间间房间,在一排排楼梯上拐上拐下,终于是到了离这喧闹的大厅最远的一间大屋子,仓库。

与其说是仓库,不如说是堆积着不太拿出来的宝贝的宝库更好一些,自然,这里是整个城堡最偏僻的一处,除了很偶尔的有几个老侍女过来查看一下,就不太会有人来了。

此时这里头应是寂静得令人发怵的,但是,正当一个老婆子从这里经过时,却听见那里头传来了话语声和笑声,老婆子吓得拔腿就跑,可惜没人信她那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都只当是她年岁大了,出现幻觉了而已。

“于是呢?还是没有人相信我们真的在里面?”Orow抬头问。

KBshinya笑笑:“随他们去好了,反正他们是真的看不见我们的,当然,除了我们的本体还好好的呆在这里。”他伸手去拿起一支长笛,冰凉的金属在小窗外透进的月光下闪着冷冽的光,十分好看。

Orow只是侧过身来,靠在KBshinya肩上,和他一起望着窗外的月照山峦,地上树影斑驳,然后他感受到KBshinya在他耳边轻轻地蹭着。

“唔······你干嘛哦。”Orow发觉自己的脸的温度在升高,他想轻轻推开KBshinya,但是却没有动作。

“有的时候我想,就这样子,和你,一直在一起做悠然自得的乐器灵魂,守着咱俩的本体,每天晚上看这样美好的景色,真是很好的。”KBshinya说道。

“当然可以啦。”Orow也低低地笑道,“只要这两支长笛不坏,我们就不会死啊。”

两支长笛并在一起放在清冷的月光下,泛起光亮,冷冽,却又清亮。

两个灵魂在清冷的月光下,接吻,拥抱,两相执手看那月出皎兮,为这有着微凉寒气的夜间,和这幽暗的房间,平添了暖意。

仍然是一个平常的月夜,仓库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进来的是公爵的儿子,这位英俊挺拔的年轻人即将辞别他深爱的妻子父母,率领着一只船队,跨越波涛汹涌的海洋,前往万里之遥的地方。临行之前,他到这仓库里来,想拿上一件物品,好给他留个念想。年轻人在这幽暗的房间中左转右转,最终选择了父亲曾经很爱的一支长笛,小心地从盒中拿起来,转身离去。

“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回来的。”KBshinya从本体中挣脱出来,很小声地对坐在本体旁边欲牵住他的手的Orow说道。

“嗯。”Orow点点头,看着KBshinya回到长笛里头,被那个年轻人带出了仓库。

房门关上了,一切都回归到了静寂,月光皎洁照入,长笛在这光辉下闪着清冷的光。Orow坐在窗边,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自从他能够化为人形起,KBshinya就一直在身边陪着他。

窗外,长风呼啸而过,树叶沙沙作响,秋日的寒意沁透了身心。

而在万里之外的海,KBshinya正站在甲板上,那支长笛静静地放在年轻人的卧房里。年轻人不会吹奏,于是他可以有很多的空闲来眺望。没有人看见甲板上的灵魂,所以没有人过来说:“先生,外头冷,船舱里去吧。”

甲板上没有什么人,KBshinya只是望着远方。他早已看不见陆地,四周的一切都只有广阔无边的海洋,晴空万里时能看到地平线上似是水天相接一般,暮色四合时热烈的残霞染红半边天。若是夜里,则是星光璀璨,深蓝的苍穹之中星子如颗颗最耀眼的钻石似的镶嵌。他望着这美丽甚矣的海景,却一直想着从前和Orow一起看那皓月山色时的景致,以及那时从早到晚一直陪在他身边的长笛之灵。他想起他们第一次接吻时Orow红得可爱的脸颊,他想起他们第一次牵手时手心里温软的触感,他想起他们在夜深人静时到走廊上游逛,他牵着他的手,穿梭在一条条走廊之间,廊内燃着的灯照着Orow的眼睛,深蓝的,闪着明净的光。他想起Orow为他吹奏的一支不知名的曲子,就是那样精致的音符深深印在他脑海里。他停不下对Orow的思恋,他会在脑子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说:

“Orow在等着你,你一定得回去。”

Orow在窗前静静地坐着。万籁皆寂,此时已是秋末,落叶纷飞,残花凋落,月朗星稀之夜也是拥有着难以掩饰的萧瑟凄凉。他望着对面的山丘,他望着天上的月亮,他不吹笛,不言语,不动作,只是静静地坐着。他想,他想着什么呢?他想着等到KBshinya回来,就和他一起吹奏一曲,让长笛曼妙的声音顺着风传到对面的山上去;他想着KBshinya回来时应该是怎么样欢迎他才好,是给予一个拥抱,还是一个缠绵的吻?哦,想到吻Orow又开始有些羞涩,他回忆起KBshinya在吻他的时候温柔地舔舐他的嘴唇,然后探入滑腻的舌,将他嘴里的空气一点一点抽走,直到他喘不过气来,然后放开的时候,他记得那人祖母绿一般的眼眸里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逼得他脸红起来······

等他回来的时候,就一定要再和他一起在走廊中到处看看,走走,昏黄的灯光,厚实的地毯和古老的壁画,那种意境,和这清冷不一样,一定要去体验一下。

叶落尽,秋霜覆地,独余相思融风起。

水天接,浪推船移,良人谓君归愈疾。

天气愈来愈冷,风呼啸的声音愈来愈大······

云层越来越厚,浪翻得一次又比一次高······

沉船的消息传到公爵家里时,是冬日的一个清晨。

那时Orow才刚刚醒过来,梦里KBshinya还在与他一起嬉笑,可是紧接着,公爵的小女儿就推开了仓库的门,Orow清楚地看见她脸上的一道道泪痕。

“So,Dad,where is the other flute?I would like to learn how to ······”

“It’s there. You can go to······Be careful, my dear.”是公爵的声音。

Orow被拿出去了,小姑娘一直拿着这支长笛。Orow正疑惑为什么要将他带出来,直至他听见公爵夫人的哭声。

“All the people had been dead······so had him,madam.”传报信息的人无不悲伤地说道。

什么?Orow心底下一震。

事实上,那艘船,遇到了风暴,触了礁,沉在了辽阔的海里。

Orow终于明白了是怎样一回事,KBshinya不会回来了,他永远的葬身在了冰冷的海水之中。

眼泪落下来,模糊了视野里的月光。此时他站在小姑娘的卧房窗前,看到窗外是冬日的飞雪连绵,月光微弱······可是KBshinya的容貌却清晰起来,在对他微笑。

他也笑起来,拿起那支长笛······

小女儿一觉醒来,再也看不见长笛。

昨晚,Orow独自一人来到了大厅里,将那支泛着冷冽的光的长笛,投入壁炉之中。火舌包裹着他,灼烧的疼痛······可他笑了,他又仿佛听见KBshinya在吹奏一支曲子了。

 

 

 

可以作为清明节贺的一次更新。

相信我,诸位,《琴瑟在御》的结局一定是甜的,一定是甜的!

 

评论
热度(5)
什么时候屏幕后的她能真正地和我说话呢?哪怕一句也好……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