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琴瑟在御(k漏·狮鼠·局路)(四·尾)

夏日的早晨,不那么热的时候,太阳刚挂到空中去,洁白的云层附在湛蓝的空中,淡金色的光束从上头倾泻。仰头一看就是一副浅色调的画面,干净,美好得不得了。

狮子到琴行的门口,拿着钥匙开了门,走近办公室,然后看了看排了一黑板的今日课程表。暑假里学生来得挺多,那两个损友居然还赖床不起来,回头一定要好好说说他们。狮子想。

他就着杯热豆浆吃掉了三个豆沙包子,然后收拾收拾琴房,等着第一个学生到来。他将那古琴拿出来,仔细擦擦上面几乎看不见的微尘,之后似乎就没有什么事可以做了。于是他就开始想象,今天这个学生将是个怎么样的人呢?白鼠,这名字和自己的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听他的母亲说,是个刚刚考考过中考的学生?嗯,作为一个连高中的门都还没跨入的半初中生,竟然想要去学冷门的古琴?啧啧,应该是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爱好。

话说回来,自己学的是古琴专业,但是古筝弹得也是不错······但是和两个好基友一起开琴行的这些日子,几乎没有人来让他教古琴,一批批都是来学古筝的姑娘小伙,突然来了个学古琴的,还是挺欣慰的哈。

偌大的琴行空无一人,狮子就这么在大厅里静坐着,眯着眼睛等着,就在他快要梦见罗刹女和黄眉老祖吵架的时候,听见了一个很温润的声音:“你好,你是吃素的狮子老师吗?”

嗯?是学生?他抬起头来看,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孩子。银白色的头发,湛蓝的眼睛,两只小巧的鼠耳朵长在头上,容貌清秀,温柔的目光透过镜片投在他身上。

狮子莫名地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见过白鼠?

“你是吃素的狮子老师吗?”男孩子又问了一遍,歪了歪头,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是的,”狮子也微笑起来,点点头,“你是伊丽莎白鼠吧?”

男孩子点点头。

“好的,那么,随我来吧。你今天是一个人来这里?”狮子带着白鼠向楼上走去,随口问道。

“是这样的,老师。”白鼠说道。

狮子打开琴房的门,带着白鼠走到了两架古琴前。“那么,现在我们来上课······”

白鼠是古琴弹到了六级的,狮子就说你先给我弹弹你的考级曲,于是白鼠就将琴置于桌上,修长的手指覆上。

很快,琴声泠泠。

而狮子看着他,一直觉得,对于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咱们俩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白鼠抬起头来,疑惑地看了他片刻:“为什么你也有这种感觉?”

白鼠心道我只是个普通的理科生不要骗我相信什么不科学的转世什么的······

可是那碧绿的眸子,真的是似曾相识。

太阳开始热烈起来,带着些夏日该有的温度。痒局长匆匆忙忙地从地铁里出来,匆匆忙忙地奔向自己的琴行。他心里有些庆幸二胡是个质量没那么大的乐器,好让睡过头的他提着小跑路——尽管如此大概还是晚了一两分钟。等他推开琴行的玻璃门的时候,正看见一个男孩子,坐在钢琴琴凳上。黑色的头发,深蓝的眼眸,戴着耳机正读着一本书,像是等了很久的样子。于是他走过去问道:“你是不是A路人?”

男孩子有些惊讶地摘掉耳机,道:“我不是,A路人是我的同伴,他去厕所了······您是痒局长老师?”

痒局长点点头。

“那么他是总算等到了······”男孩子轻笑,“上午九点钟的课,非要拖着我八点半就到了。可怜我是九点二十分的课。”

痒局长还没有感叹这个学生怎么这么来得这么早,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的橘红色头发

的男生从厕所那边过来。

男孩子说:“啊,他来了。”

“哦漏,老师他到了没有?”那人问。

哦漏指了指痒局长。

痒局长有些尴尬,毕竟自己这是新学生,让人家等了这么久也很对不住不是?可他看着A路人橘红色的头发,想到了什么,却模模糊糊不清晰。

“老师好啊。我们在那间教室上课?”A路人却过来问他。

痒局长赶紧回过神来,有些凌乱地说:“啊啊,没事,我们在······在二楼左转第三间。”

A路人盯着痒局长的头发,和白衬衫,没有回答,只是跟在痒局长身后上楼去。

妈,为什么我觉得你给我找的这老师这么眼熟?

进了教室,痒局长伸手按下开关,暖黄色的灯光照亮了黑暗的小房间。两人相对而坐,彼此无言。然后各自拿起二胡放腿上,举起琴弓来。

“我之前没碰过二胡,音乐天赋大概也是一点没有,老师您教起来可能会有些麻烦。”A路人说道。然后他上下打量着琴弓。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我不介意的。”痒局长倒不介意这种事。

“你看啊,这是琴筒,琴皮······对对对,振动发音,这是千斤,这是琴轴······”

太阳又升高了一些,温度愈加上升,KBshinya推开玻璃门走进来。这时大厅里已经有另外几个在学钢琴的学生了,哦漏坐到一边的竹椅里面,仍然耐心地等待着。KBshinya一眼看见了他,那个在忙碌地弹钢琴的学生之间唯一安静地沉默的人。

想必是在等着我,他想。

“你是哦漏QAQ么?”他凑到近前去问。

男孩子摘了耳机,合上书,点了点头。

KBshinya瞥了一眼书名,《鲁迅全集》,哟,是个迅哥儿的读者啊。

“我是KBshinya。”他向着哦漏展现出一个微笑。

哦漏站起身来,对他微微鞠躬:“老师好。”然后两个人就都没有说话,沉默着去了一楼南边的小教室。

哦漏坐在KB对面,拿着长笛看着他。圆圆的蓝色的眼眸如同蓝宝石般映入KB的心里,像两轮圆圆的落日一般沉到心底里去了。在梦里,在梦里见过你······KB脑子里全是这首歌,他觉得自己一定是鬼畜了。

“你母亲说你对长笛有基础的,是么?”

“是的。”

“到什么程度呢?”

“我考过了四级。”

“那,也算是学过一段时间了吧。你给我吹一段看看怎么样,然后我们再来看是继续学下去还是复习复习。”

哦漏很听话地拿起长笛吹起来。

KB被灯光刺得晃了下眼睛,却又那么一刹那似是看到了皎月,夜幕和凉风吹过的山峦。

是不是没睡好啊······他摇了摇脑袋。

 

“宛如三个智障”聊天群

伊丽莎白鼠:woc今天给我上课的那个新老师莫名觉得好熟悉啊啊啊。

哦漏QAQ:同觉熟悉。

A路人: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我也有这个感觉)

伊丽莎白鼠:······老大别闹。

哦漏QAQ:在梦里,在梦里见过你~~~~~

伊丽莎白鼠:······你们真的不觉得我们三个的聊天群名字太有病了么?

 

“三个锑”聊天群

吃素的狮子:今天那个学生,弹了一段古琴,妈的感觉好熟悉啊,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痒局长:学生是个英语好的文科生,但是······我总觉得,他好像以后会出国留学,为什么有这种感觉QAQ。

KBshinya:得啦人家以后未来和你有什么关系。

吃素的狮子:那今天回家路上给我逼叨一路“我的新学生是个物理化学学霸啊啊啊好可爱”的人是谁?我告诉你你今天的痴汉气味可是喷了我一脸哪小伙子。

KBshinya:······怎么啦,我就是觉得他很可爱啊,你管得着我啊。话说,我也觉得似乎见过他一样,眼睛看起来好熟悉。

痒局长:主要是我教他认识二胡的时候他那个样子,真的真的见过一样!

 

怨不得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时间的确是很快的,就像那机杼之中的梭子之飞速溜走。白鼠和哦漏在三年后考上了大学,白鼠在B大医学系,哦漏在B大数学系,两人倒是同一学校,只是A路人要去别的省份。狮子和两位好基友倒是过得平稳,只是,在这平稳之下,暗藏着微漾地涟漪。

高考结束后没几天,狮子和两位毕业于同一所音乐学院的基友接到了邀请,想让他们去在一次晚会上演奏,带上学生去也不是不可以。他们倒是很高兴,当机立断通知了三个学生。接电话的时候三个学生正在哦漏家里搞来搞去。

白鼠说反正也有些空闲,我们陪你们去吧,难得能出去演出一次。

演出当天,六个人很快地到了现场,进入到后台。

路人和局长是第一个节目,两个人换了黑色的中山装上台,很快,二胡悠扬绵长的声音响了起来。

白鼠已经换好了演出服装,是一身白色的汉服。他有好几年没演出了,此时有些紧张地坐在位子上,双手捏紧了杯子,在室内走来走去。狮子换了衣服出来,看见了他。

一瞬间,那种这几年来一直存在的,微妙的熟悉感和对白鼠的爱,似乎都在蓄积,让他不得不在原地忍下去牵住白鼠的手问他你是谁我喜欢你的冲动。

那白色的衣衫翩飞,湛蓝的眼睛微微的弯起来,银白的头发,温柔的笑容······那么熟悉,真的,感觉,上一次见你的地方,很远,又很近。

白鼠过来说:“老师,我有些紧张啊。”

狮子握住他的手:“没关系,我在呢。”

白鼠转过头来看他,心里一霎时充满了一种莫名地幸福,半晌,说了句“你比我大不了多少岁吧,七岁?装什么成熟哦。”

狮子微笑:“不是装成熟······我是真的喜欢你,白鼠。”

说完这句话他内心就崩溃了:妈哒还是没有压抑住说出来了啊啊啊啊但愿白鼠会错意啊啊啊啊啊他可不一定喜欢我啊啊啊啊

但是白鼠脸红了。

这是······告白?来的真突然。

宽大的汉服,碧绿的眼睛,很没有羞耻感的言辞,熟悉的笑容······真的很熟悉啊,什么时候,见过他呢?可是,这样的场景,是否曾经存在于自己的眼前?

“我也是。”他也笑了。

台下,两个身着汉服的人在接吻,台上,局长路人的音拉得悠长,和缓,带着点苍凉。好曲子,得陪上良人才对么,局长想。结束的时候,两个人起来鞠躬,局长抬眼看了路人一眼,侧脸很好看,是什么时候,也曾看见过。

携手走在外头的小径上,局长问道:“你大学要去外面上?”

“嗯。”路人点点头。

“二胡还学么?”

“······学吧。”

“到时候我不在了,你跟谁学去?”

“······”

走在前面的路人突然回转过身来,微微踮起脚抱住了局长:“我喜欢你。老师。”

局长愣住了。

请问,当你喜欢的人向你告白了,还主动投送怀抱,你会怎么做?

废话,不要怂就是上啊!

KB和哦漏在台上,吹起一支曲子来。曲子安静幽谧,描绘出一副美丽的画卷:月出皎兮,山峦起伏,秋风瑟瑟,一切都浸没在漆黑的夜幕中,长笛婉转,顺着风将音符传至很远······

与旁边这人一起,吹着长笛,享受如此美景,似乎,是很熟悉的事啊。

今晚,向他告白吧,KB想。

千年前,琴声泠泠山谷间,白衣飘飞,携手共赴离恨天。

百年前,胡琴悠扬,衬得他琴碎人不在的伤。

千里之外,百年之前,月色清亮,长笛清冷,风卷巨浪,月照山峦,海底冰,火中灼。

今日月夜,与君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完结啦hhhhhhh不太会写现代paro啊QAQ所以最后那篇情节有些奇怪了,将就着看吧。

后面就主要是K漏啦~


评论(4)
热度(9)
什么时候屏幕后的她能真正地和我说话呢?哪怕一句也好……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