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野有蔓草(洪姐x奥娘)梗源自《诗经》

深秋,天气冷起来了。草叶儿枯黄,夜间的露水也有了不少,早晨太阳照着晶莹剔透的,枫叶红得灿烂如同残霞,透着洋溢的热烈,在这萧瑟之际,如此鲜艳倒也并无违和。

  伊丽莎白起了个大早,这天秋风吹得凉爽,颇和她心意。作为一名小有名气的画家,还是在艺术学院里教书的教授,她很意外地发现,曾经自以为永远不会枯竭的灵感之泉,好像要干涸了。坐在小楼二层的画室里,修长白暂的手指握着画笔,面对着雪白的纸张,却始终下不了笔去。似乎脑子里二十几年的素材都变得无趣了,她对此感到奇怪。于是她打电话去询问她的好友,作家弗朗索瓦丝——那个出版的作品名满整个Hetalia地区的恋爱中女性,笑着问她你是不是考虑该恋爱了?

  去你的恋爱吧,伊丽莎白说,找你的意中姑娘去。然后她挂了电话,准备去家附近的河边走走。

  那条小河是极清澈而又绵延的,河水细细的流着,风儿徐徐吹过,蒹葭苍苍,树叶沙沙作响。她走在河畔,望着水波荡漾,心里也像是被丝绸般的水流拂过一样,舒服极了。

  转过一从菉竹猗猗,突然有什么进入了她的视线。河畔的长木椅上,似乎坐着一个人呢。她轻手轻脚的靠近,草叶摩擦着她的裤脚发出沙沙声响。她低头看,有圆润的露珠在叶上,能看得清晰。深秋的霜,晨曦迎来时便这般可爱。她再向那人走去,可能是沙沙的声响在这一片宁静之中很清晰的缘故吧,那人似是听见了的,转过头来看。

  是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女子。亚麻色的头发梳得很整洁,庄重,发上别了一枚紫水晶样的饰物,只是有一缕呆毛儿从发间翘起来,将这位端庄的小姐衬得有些俏皮。脸孔白净,黛紫的眼眸深邃,略带着一丝惊讶与不满地注视着她,双眉微颦。

  伊丽莎白觉得自己已经很漂亮了吧,至少这晶莹的绿色眸子和标致的身材就已经能让多位男青年在情人节那天捧着玫瑰花向她告白了,可是她还是被那黛紫色深深吸引了。很深邃的,清澈的,美丽的······

  她凝视着那黛紫色,甚至有些晃神了。可那位小姐却先开了口。

  “贵安,小姐?”

  “啊啊?是的。早安,小姐。”她急忙反应过来,向这位女子打招呼。然后小心地放轻步子走过去,坐到长椅上,但是和女子保持了一段距离。她能嗅到女子的身上有一点淡淡的铃兰香味儿。

  “很高兴能够见到你,小姐,在这个清爽的早晨。敢问名字?”她决定要主动开口,对这位有着美丽的眼眸的女子,她莫名地想与她接触。

  “很高兴能见到你,小姐,在这个美丽的河畔。我是维蕾娜·埃德尔斯坦,小姐呢?”女子答道。她搁下了手中的笔和本子。

  “我是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刚才打扰到您很抱歉······”伊丽莎白有些不好意思。

  说真的,维蕾娜今天一如既往地起得早,来到了惯常散步的河畔。她本来是准备将《深秋》独奏曲的中间一个篇章润色一下,于是带了本子和笔。可她正望着流水缠绵,蒹葭悠然,白露为霜,菉竹猗猗,枫树红对岸,风吹叶之间,然后灵感大发在本子上奋笔疾书之时,听到了人走动的声响,下意识的回头看去,正看见一个女子,站在离她几步之遥的地方。

  女子很漂亮。棕色的长发柔软地垂在胸前,鬓边别着一朵盛放的天竺葵,肤色是健康的白里透红,眼睛极其美丽,晶莹得像颗绿宝石一样,闪着一点光芒——这比隔壁钢琴系的柯克兰同学的祖母绿好看得多,起码是在她看来——很吸引她,令人想到夏日的森林的深绿。

  不过,因为这个女子莫名的靠近,思路戛然中断,令她有点不舒服,于是无意识地皱眉,自己也没有察觉到。那个女子也有点愣神,于是自己唤了她一句。

  “并没有,小姐。”几句话的功夫,维蕾娜觉得新的灵感已经续上了,脑子里有了新的曲调冲出,于是也没有说什么,“相反,我觉得有了些新的灵感与思路,因为你的到来。”

  伊丽莎白有些好奇了,问道:“是什么样的灵感呢?”

  维蕾娜笑笑,答道:“一些风格有些变化却又让人觉得心情愉悦的调子吧。”

  伊丽莎白微笑起来,她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将画板带来:“你知道,埃德尔斯坦小姐,我在看到了你之后,觉得也有些新的灵感出来,我希望我回家后可以创作一幅好的画作来描绘这次邂逅,在美好的晨间。”

  维蕾娜侧过身子对着她:“原来海德薇莉小姐是个画家。我是作曲者,很荣幸结识了一位同样从事艺术的同伴,我很喜欢艺术作品,不知能否抽空前去拜访。”

  “我在Hetalia美术学院任教,你可以去学校找我。我的住址也在附近,xx街xx号,欢迎你的到来。”伊丽莎白将一缕头发别到耳后。

  “真巧。”维蕾娜抚平裙摆的皱褶,“我的任教地点就在你隔壁的Hetalia音乐学院。我的住址······和你在一条街上,xx号。”

  “哦原来那栋花园里种着铃兰的小楼是属于你的啊。”伊丽莎白想起了那些可爱的白色花朵,“怪不得你身上也有一种铃兰香气。”

  “是的小姐。”维蕾娜笑道,“我很喜欢这些花。”

  “那么,我的画作可能会再美丽一点了。”伊丽莎白起身道,“再见,我觉得阳光开始有热度了,露珠怕是也要消失了吧?”

  “是啊,我也要回去吃早饭。再见了,小姐。”维蕾娜微微欠身道别。

  徐风吹过,水面上微波粼粼,淡金色的阳光照射下来水波泛光,枫叶红得如火。

 

 

  两月后,正值冬日。风渐渐开始凛冽,天气逐渐阴冷,草终于枯黄尽了,连秋日的那一点绿色也没有了,可枫叶还是带着鲜红。

  伊丽莎白从人群之外走过,瞥了那群人一眼——他们正围着一幅意境美妙的作品。洁白精致的铃兰环绕,中间是深邃的黛紫与深绿,作品名曰:晨时邂逅。

  她来到展览馆门口,突然一位扎着金色双马尾的女学生向她打招呼:“海德薇莉老师?您也来了么······”

  她微笑,道:“是的,来看看反响如何。罗莎今天怎么没有和索瓦丝一起来啊?”

  果不其然看到这位计算机系的女学生脸红了,支吾道:“她今天签售会······才不要她陪着来呢!”

  伊丽莎白笑了,对女学生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一路急匆匆地往市中心的剧院赶过去,刚下了地铁,就接到了维蕾娜的电话,划开屏幕,就听到了维蕾娜有些焦急的声音:“伊莎,你怎么还没有到!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还给你了一张珍贵的第一排座位的票子!”

  “好的好的,亲爱的我已经在剧院门口了,已经换上演出服了不是?好好准备一下,我等着你精彩的演奏。”她温柔地对自己的小女朋友道。

  “那么,快点。”维蕾娜挂了电话,提着裙子向台口走去,假装没有听到陪同前来的安雅的言语:“真不懂你们恋爱中的人呀······”

  伊丽莎白在台下看着台上身着黑色长裙的女子沉醉的地拉着小提琴,曲调突然有些变化,但是又让人心情愉悦······以完美的长音结束全曲时,台下掌声雷动,维蕾娜睁开眼睛鞠躬,只看到了伊丽莎白的深绿的眸子。

  晨间的一次美妙邂逅。

  维蕾娜想着。

  多年后的一天,我们是否还会想起,那年深秋,定下了我们终生的两相执手。

  


  本来准备改编《野有蔓草》,但是莫名地想加入一点《蒹葭》。

有一点仏英注意。


评论
热度(16)
什么时候屏幕后的她能真正地和我说话呢?哪怕一句也好……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