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婚嫁(冷cp)(二)

往事一幕一幕在眼前闪过,幼年时自己塞进他嘴中的冰糖葫芦红得晶莹剔透,少年时自己跟着父亲来到他家时他的房间里书香味儿的浓厚,十六七岁自己学成驾马,来到他家门口见他,拉他上马,与他一同在郊外的原野里走动,年轻的村妇前来祝福这姻缘是两人的脸都红起来,十八岁时在月下的接吻,静谧悠长充满了暮春时节落花的甜腻······

  可那位村妇的祝福未能实现,穿上华美的嫁衣的并不是他哦漏,而是一位来自京城的柔弱的人伊丽莎白鼠。他记得父亲将婚约定下时用极其抱歉的眼神看着自己,那天晚上父亲说:“实在是牺牲了你与哦漏,明明是那样美好的婚约······”

他打断了父亲的话:“毋须再言,父亲。”

  婚宴时哦漏叫书童寄来一张薄薄的宣纸,上书《诗经·周南·桃夭》四十八个字,清秀的字体一如往常,他却能透过这诗想象出哦漏是何等痛心地书写下“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样用来贺婚的诗句。

  白鼠为妻五年,他每每与他同寝,未尝触碰过他,那银发不是黑色,那浅蓝的眸子清浅,没有哦漏的眼眸那种深邃。白鼠亦不作为,可前日休妻,白鼠给的理由却是:“你已有心上人了吧······娶他来做正房,莫要使他受欺负······”

  “局长?”声音一如往昔的温软,又有着惊喜的轻颤。

  他的思绪因此阻断,回头看过去,果然是他,哦漏。应是刚散了学,手里还拿着一卷书,眼睛闪动着光,光秃的枝桠上仅存的一片叶轻飘飘落到他的肩上。

  几步过去拉住那人的手将他拽入怀里,拥住他略瘦削的身体,放低放轻了声音在他耳边道:“我来······是想告诉你,你将被我明媒正娶。”

  怀中人明显是极度的讶异。哦漏用力推开了他,那双深邃的眸子映入他的眼中,带着些疑惑与惊讶。

  “你······当真?白鼠呢?”

  他笑,吻上他的额头,“他拿了休书,安心回京城做医生,那个章家小姐也被我遣走了,你,娶回来可就是我的正房夫人。”

  啪嗒一声,书卷掉在了鹅卵石小径上。

  哦漏什么声儿都没有地伏在他胸前,他却感到胸口一片濡湿。

  白鼠感觉一切如同梦境,这一年都过得如同梦境。

  他看到路人到自己的医馆前来迎亲,长嫂为自己整理妆容,让自己登上那婚车去,按照礼法,路人亲自驾着车,一位友人在旁计数,带到轮转三周,转由一个车夫驾车。

  他看到路人登上另一辆车,向着他所住的宅子去了。他知道路人要比他先到,以便在那儿迎他。

  他仍是压抑不住心里的紧张——这比他当年万里嫁局长时紧张的多——他的脸绯红。车夫拉得很快,就到了路人家的大门,路人的近亲友人们站在门前嬉笑着,想要看看这位新娘的面容。可他羞赧得抬不起头——嫁给局长时,气氛可不是现在这样欢乐。可越是这样,他越是不得放松。那么多的人,他都没有注意,他眼里只有在屏风前恭候着他的到来的路人。

  他想看一看路人的面容,脸一定很红,他想,路人也很害羞。可他只敢稍微得抬眼瞟一眼,没怎么看清楚,只看到路人的眼睛,目光在自己身上,眼眸闪烁。

  一切如梦。

  接下来的所有仪式,他只是按部就班,心思却完全飘飞出去。他回忆起与路人的初见,然后两人一起到了京城。教坊离他的医馆不算很远,也就一条街,接过刚开的第一日,他百忙之中就听见A路人来了。

  “白鼠先生安好?”

  “是。”

  晚饭他留在这里吃,虽然一直解释着“只是父亲母亲去世未娶妻,家里没人做饭”。白鼠只是微笑,唤了小童来置备饭菜。

  路人几乎是有空就来找他,可他竟不觉得烦厌。他喜欢在灯下两人对望,对饮,互相作诗,路人为他弹琵琶,而他则为他弹琴。梅雨的时候路人身体不好,晚上他为他诊,弄几方药。

  他甚至说不清楚为什么两个人在一起了,连一个贻我彤管那样的定情信物也未具备,只记得A路人搁下琵琶吻上他的眉眼说山有木兮木有枝。

  在一众的祝福中A路人把他引入洞房,烛火通明映着他们俩泛红的脸颊,闹洞房之后友人们笑闹着离去,他们开始了第一个唇对唇的吻,第一次的坦诚相见,红纱帐内盈满了白鼠他低低的细吟喘息。

  哦漏第二天是根本起不来了,浑身的酸痛让他在一番挣扎后不得不躺倒在衾被之中,痒局长却被他弄醒了,一只手撑着脑袋带着盈盈笑意看他:“昨夜确实太激烈了啊,夫人?对不住了啊。”

  哦漏有些恼羞成怒,这人怎么一点歉意也没有的样子啊!可接下来痒局长就披衣起身,为他穿上衣物,唤来侍女说夫人要在这里用早饭。侍女点头出去了。

  学堂里梅花开了,一片清雅的香味儿。

  教坊里的A善才似乎心情不错的模样。

——————————————END——————————————

说真的,教坊什么的是在唐朝才有的(包括文中没有太详细描述的城市街道布局),都是在都城长安才有的东西······

但是婚礼我采用的是周代的《仪礼·士昏礼》中所述,中间情节来源于《诗经·著》,那个哦漏的私人讲学也是在东周兴起的······

包括前一段白鼠遇路人于江上是略有借鉴《诗经·柏舟》。

好混乱啊,有些细节可能有错误或者有什么雷点啊之类的轻喷,常识之类的有错误就科普一下我会改的嗯。

顺带说一句,这是个架空古风,设定是无论异性同性结婚都是被视为正常的。


评论(12)
热度(28)
什么时候屏幕后的她能真正地和我说话呢?哪怕一句也好……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