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碧蓝航线 约会 提尔比茨x企业

约会
提尔比茨X企业
短,一发完
双大学生设定
原梗来自余光中《听听那冷雨》
原文:
  雨衣的口袋越大越好,盛得下他的一只手里握一只纤纤的手。台湾的雨季那么长,该有人发明一种宽宽的双人雨衣,一人分穿一只袖子,此外的部分就不必分得太苛。
(余先生的脑洞我很喜欢)
ooc慎

  她们混在人群中从电影院出来,肩并肩踱步到商场的另一头,白漆的木椅子和三角玻璃桌,温度是临近的中央空调散布的冰凉。企业坐其中一张椅子,把背包放在桌上,向后靠着椅背,她有点儿从另一个世界忽然跳跃回来的昏晕,提尔比茨没坐下,站在桌边低头凝视着企业,企业也抬头回望她。不久企业笑了,头低下去,耳朵红红的。提尔比茨微微勾了唇角,知道她心里正因为刚才黑暗中的吻涌着波澜。她伸手抚了抚企业的头发:“我去买点饮料,你想喝什么?”
  “随意。”企业道,她确实有点口渴。
  提尔比茨应声离开。企业看着她的背影被来往的人遮盖,抿抿嘴唇,舌尖还有甜丝丝的味道,提尔比茨吃的果脯放了太多蜂蜜,她翻出背包里剩下的半袋,拈起一颗放到嘴里,缺水了一阵子的口腔里因为蜜糖而越发黏糊,唾液和蜜液混杂不清,就像刚才,提尔比茨握住她的手腕,在放映厅的最后一排不起眼的角落在除了屏幕其他都是模糊的黑暗中拉近两个人的距离让吐息也交融在一起,然后温柔地覆上她的嘴唇,带着蜜糖的甜腻和她纠缠。
  提尔比茨生性平淡寡言,冰一样的女性,又是理论物理学的学生,银发蓝眼,她带着显而易见的禁欲和理性的冷色调,看起来她不会主动表达感情。和她确定关系后的首场约会,企业原本以为是自己先行一步夺得主动权,她策划着在回学校的路上把玫瑰花变到提尔比茨眼前,花上附带她写的情诗——一个文学院的学生利用深厚语言功力和恰到好处的环境氛围求爱的俗套路线,她承认自己远没有z46浪漫,但是足够她完美地完成约会,如果不是那个吻。
  提尔比茨还没回来,大概在店门口五米远的地方排队。企业注视着不远处另一对情侣,男人单膝下跪向女人献上一束花,四周响起掌声。空调的冷气中她清醒了不少,她想起提尔比茨向她告白的时候······其实一开始是提尔比茨掌握着主动权,她有点儿无奈地笑了笑,是提尔比茨先带她漫步到湖边,“我······我对你······”,她低沉的声音磕磕绊绊,月光照下来,企业看清她脸上红扑扑一片。她们在初夏时节长势茂盛的草地上坐下,蝉还没有盛夏那么肆无忌惮,那会儿悄无声息,湖中有只天鹅,游得离岸很远,影子小小的一点仿佛地平线打了一个结。提尔比茨的手轻轻摸过来,迟疑着握住她的手。提尔比茨打电话过来邀她一起去图书馆,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看书写字查资料,提尔比茨的十指在键盘上跃动,企业看书看得脖颈发酸,用提尔比茨的草稿纸折两只千纸鹤,提尔比茨的电脑一边放了一个。她写文章评析,不经意间抬眼一瞥,提尔比茨正认认真真看着她,电脑合上了,两个千纸鹤端端正正摆在上头,她笔一抖,点了两个逗号。她去提尔比茨的寝室,桌子上摊开着一本厚本子,是所有企业在报上杂志上发表的文章的剪贴,最早的一张是在她俩正式见面之前,她正吃惊,提尔比茨从身后抱住她。提尔比茨在晚会上邀请她跳一支舞,刚从国外回来的俾斯麦一脸不可思议,提尔比茨向俾斯麦介绍,这是我女朋友,手臂悄悄揽住企业的腰。提尔比茨比她先一步打电话提出学期结束的时候去约会,在电影院放映厅里······
  “买了柠檬茶。”低沉而清冷的声音在身旁响起,“你等得有点久了吧······在另一家店买了雨衣,外面下雨了。”说着,她把一包白色的软乎乎的橡胶制品放在桌上。
  其实我们可以打车······企业把这话咽了下去,心里责备自己一点也不浪漫,恋爱中的情侣就应该在雨中一起散步回家。“不过为什么只有一件?我记得我们都没带伞······”
  “店员说这一件雨衣可以穿得下两个人。”提尔比茨拆开包装,把折叠好的雨衣展开。雨衣比较宽,能围住两具身体,兜帽很大,可以包裹两颗挨在一起的头颅,一边一只袖子。这样看的确是能让两个人一起在底下躲雨,两个靠得很近的人,两只手还紧紧握着。
  “新的产品吗······”企业道,她把背包重新背起来,说话时带着点高扬的欣喜和期待,“走吧。雨很大吗?”
  “还好。”提尔比茨随意折了折雨衣拿在手里,抬头让目光直线探进企业深紫色的眼眸,不出所料企业迅速转过脸去,留在视野中的只有银白色的和月光一样的长发了。
  提尔比茨笑了笑,迈步跟了上去。
  出了商场,她们躲在乳白色的雨衣下头,雨在雨衣表面轻轻吟哦,雨衣贴在耳朵上,雨声是谁的手按摩听觉。一件雨衣包裹住两个人,说实话空间紧张,但这也是这种雨衣为情侣而生产的缘由。爱情把两个人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近,肌肤之间只隔了两层薄薄的夏装衣料。提尔比茨的手轻轻摸过来,握住她的手,一点一点让指尖钻进企业的指缝中和企业的五指紧密相贴。她们拐过街角穿过马路,顺着长长的街道走了很久,到了校门口。
  “这个给你。”提尔比茨把一枝玫瑰花递给企业。她没有笑,表情庄重但目光温柔。
  “嗯。”企业点点头,接过花,花上没有纸片。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放到提尔比茨手心里,“给你的。”
  提尔比茨牵着企业的手,慢慢走到路灯下,仔细看手心里的字迹。一遍看完她觉得心底里有热乎乎的涟漪泛起。抬眼看企业,她深紫色的眼睛不知道往哪儿看,脸上红扑扑一片。
  她把纸片揣进衣兜,稍稍低下头,细细轻吻企业的额头,眼睛——她感受到轻微的颤动,想起蝴蝶的翅膀——鼻梁,鼻尖,嘴唇。
  企业喝过了柠檬茶,清甜的味道蔓延在两个人的口腔,顺着咽喉一丝丝钻进心里去。


食用愉快(●'◡'●)ノ❤

评论(14)
热度(45)
什么时候屏幕后的她能真正地和我说话呢?哪怕一句也好……

关注的博客